MiNewt糧太少只好自己產。
有點小潔癖,TMR吃MiNewt only (╯°▽°)╯

///看文不用錢,回復值千金。
2 7

_吸血鬼NewtX人類Minho十題

題目CR.墨泽


1.某天夜裡的小巷“你好啊!愚蠢的人類”

 「嗨。」阻擋來人的去路,Newt連偽裝都懶就直接以真面目現形。

 半路被阻攔的青年沒有尖叫,瞎卡的經過一整天練習之後他現在只想回宿舍沖澡投入床墊的懷抱。青年無奈看著眼前吸血鬼裝扮的傢伙,無奈的開口:「萬聖節還沒到,拜託你行行好別擋路了。」 

 「呵,我可不是萬聖節限定。」青年昏倒前只聽見低喃,英國腔的嗓音帶有安眠的作用,「你好啊!愚蠢的人類。」 


2.我才不是吸血蝙蝠那種低級的生物!

 「不要說話,我知道你要問什麼,庸俗的空咚。」Newt瞪了青年一眼,「我是血族,請不要把我跟怕大蒜的傢伙混為一談。」


3.你是我的獵物

 「你知道為甚麼我會挑上你嗎?」Newt輕笑,指甲沿著肌肉紋理輕刮,他笑著說:「因為你夠強壯,重點是你很容易得手。」 


4.敢傷害我的獵物!殺無赦!

 「好久不見呢。」

 Newt無奈看著不請自來的狼人盤踞在沙發上,旁邊是一頭霧水的正常人類青年。

 「我怎麼都不知道你這藏了個好貨,給我吧。」狼人話說著,還伸出爪子刮了刮青年臉頰。

 「你最好不要讓他臉上出現傷痕,不然我跟你沒完,我手上的把柄可多了。」Newt微笑。

 「呦,我們認識的時間遠過於這傢伙,嘖嘖嘖,我就不鬧你了。」認識Newt這麼久,他還沒被Newt說過幾次重話,嘖嘖看來Newt是陷入了。


5.吶〜要不要我給你做飯吃?

 「我餓了。」青年不悅望向對面那個一派悠閒以連續閱讀三四個小時莎士比亞作品的混帳。

 「所以呢?會餓自己去做飯,難道要我替你這人類下廚嗎?」


6.扣在臉上的一盤子血塊

 Newt無言看著眼前的慘況,「嘿,我只是吃了一份兩分熟的牛排,你大可不用吃驚的像是我在你面前啃了一個人類。」


7.同床共枕“我只是怕你逃走而已”

 「過來。」Newt拍了拍床邊的空位。 

 「幹嘛?」結束洗漱後,青年如往常般準備往沙發上躺。

 「睡這。」Newt耳根染上一層幾乎不可見的紅,「我只是怕你逃走而已。」 

 「......」 難道前幾天就都不怕他逃走嗎?

 見Minho遲遲沒有動作,「還是你很失望我躺的不是棺材?」


8.不可言愛“獵物就是獵物......”

 「不要用那種欲求不滿的眼神看我,我可以體諒正常雄性人類會有身理需求,麻煩你自行DIY。」我不會讓你上我的,就算只是發洩,不然你會發現我沉淪了。


9.鮮血的誘惑不及虔誠的輕吻

 Newt一踏進浴室看見的就是滿地碎玻璃和頭破血流的Minho,也來不及抽張紙巾,就只直接用手抹開血跡。「瞎卡的發生什麼了!」

 鮮血從頰邊滑過,怵目驚心,但對當事人而言稱不上痛,「我在刷牙,玻璃就自己破了。」Minho輕笑,他很滿意Newt為他擔心。

 捧起Newt蒼白的臉,Minho輕吻上淡紅色的唇瓣。


10.我永遠的年輕,而你會逐漸老去

 他們兩個的關係很微妙,連Minho也不可否認,自己剛被綁架請來這棟大宅後到現在的心態,從厭惡轉變成......喜歡。

 可是他永遠不知道Newt是怎麼想的,明明當初綁人來是為了吸血,可是到現在卻又遲遲不動手。

 Newt很久沒有睡好了,他能從Minho起初的反應感受到Minho有多厭惡恨這一切,不論是被綁來囚禁還是被當成獵物,Newt只能假裝無視那些微表情。

 現在的模式不能一直持續下去,總有一天Minho會死去而自己仍永生。讓Minho也變成血族就好了吧,這樣Minho就能跟我一直一直在一起。不對,還是放他走吧,他是那麼厭惡這一切的。

 微弱的光線從厚重窗簾縫隙中透過,沒有人主動開口。




後記/

算是給自己的一個小挑戰吧,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接下來要迎接段考了。那個之前的點文活動大概等我考完就會繼續動筆,我會寫完的!

另外有想出短文合本的念頭,也想出MiNewt的壓克力立牌,之後可能會有正式的印調吧,大家不嫌棄的話先留言告訴我有沒有想收的念頭吧(笑)


4 12

 Hey, I was doing just fine before I met you.

  認識Newt大概是Minho之中的一個意外。在大學好好玩體育畢業之後接管家族企業,必要的話挑個門當戶對業務往來密切的企業千金企業聯婚。

 在Minho受美術系之託擔任人體模特兒之後的幾天,他和坐在畫架前的少年交往了。老古板企業董事長當然無法接受,如同肥皂劇般,塞給少年一筆現金要少年滾的越遠越好。

 那時的Minho還太年輕不夠茁壯能保護心愛的情人,他知道父親所做的一切,但他只是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父權家庭之下,他無法忤逆父親。


  I know it breaks your heart.

 Moved to the city in a broke down car.

 And four years, no calls. 

 很久很久之後,Minho才發覺,當初不是他不夠成熟才無法忤逆父親,只是他太懦弱。

 不過太遲了,Minho對少年近況,還停留在四年前大學畢業典禮那天,少年轉身離去的身影。

  Now you're looking pretty in a hotel bar. 

 「代表我們企業出席,順便去認識些朋友吧,你也差不多該成家立業了。」某企業投資的美術館落成晚會,Minho聽得出父親所暗示的,這間企業發展不錯去和他們的千金好好認識一下。

 一瞬間Minho以為是自己眼花,金棕色碎髮髮型梳成油頭,身形比記憶中來得更修長,不是開玩笑,在人聲鼎沸的宴會現場Minho聽見少年的英國腔在耳邊繚繞。

  No, I can't stop.

 瞎卡的企業千金,瞎卡的應酬活動。

  No, I can't stop. 

 Minho想都沒想,往吧台走去,拉起Newt的手。

 第一瞬間眼裡帶著錯愕,下一秒任由Minho拉著走。

  So baby pull me closer in the backseat of your Rover

 一直到Minho愛車Rover上,Newt才開口:「你想怎樣。」淡淡語氣,很難讓人分析其中是否包含不悅還是參雜什麼。

 「不想再失去你了。」Minho說,趁著停紅燈的空檔瞄了眼副駕,他說:「過去的事,我很抱歉。」


  Minho並沒有特別禁慾,這四年來發生性行為的次數卻是曲指可數,Minho以為是自己自制力更好了,事實卻相反,否則他不會一到自己在外租的套房就扒下Newt的西裝襯衫,Newt連鞋都來不急脫便被抵在門板上索吻。


  Bite that tattoo on your shoulder. 

 不甘示弱地,Newt往自己最喜歡Minho身上的部位進行攻擊,舌尖勾勒鎖骨一路蔓延至肩頭,在黑色墨水繪製而成的圖樣留下齒印。

  We ain't ever getting older.

 好像永遠不會變老,時間還停留在年少輕狂的大學時期。

  We ain't ever getting older.

 光是親吻撫摸無法滿足分隔已久的兩人,Newt張開腿,Minho挺起腰,兩個人的距離,從零到負數。  

 You look as good as the day I met you.

 Minho的攻勢遠比當初來得強烈十倍,話語在喉間破碎化作甜膩呻吟,視線全部被Minho占據。 

  I forget just why I left you, I was insane.

  委屈四年的淚水忽然湧上,淚水無聲滑過臉頰與汗水混合,Minho還是捕捉到那一刻了。

 「我弄痛你了?」Minho放慢速度,他能清楚感受到Newt下體的收縮,讓Newt流淚的原因絕非瞎卡的疼,他突然發現他好像不夠懂Newt。他目光只能鎖定在Newt的唇瓣上,看Newt嘴唇在發出f音的時候微微張起,在發出下一個m音時抿成一條好看的線。

 血液衝刺至腦部,以至於Minho花了整整三秒才理解Newt所說的話。

 「FUCK ME,HARDER.」

 這完完全全滿足Minho的大男人主義,原來Newt是被他操哭的。


  Stay and play that Blink-182 song. 

 「FUCK ME,HARDER.」再不快點的話,我會後悔。Newt沒把話說完,連Newt也無法理解自己在酒吧為何就乖乖任由Minho擺佈。

 四年前也是,四年後也是如此。畢業典禮上特意在Minho看得見的地方轉身離去,他期待會有人來拉住他的手或者是最後的道別,他什麼也沒有等到。


  We ain't ever getting older. 

 事後再來試探Minho的看法好了,快感再度襲來前,Newt心想,暫時就沉淪吧。


 -

 撈起掉落在地上的西裝褲,從口袋裡掏出菸盒及打火機,對Newt而言抽菸從好奇嘗試已經成為安撫心情的必需品。

 Minho搶在Newt發問前開口:「住下來吧,回來我身邊。」

 心裡是感動的,理智卻說不能如此容易再次被Minho擺佈。往Minho臉上吐了個煙圈,Newt笑了:「你把我當什麼?玩物?」

 「我為過去道過歉了,我現在能給你承諾。」  

 心碎很痛沒錯,真正折磨人的是四年間不間斷著思念。


 「重新追我。你得按照老派的來,約我出門,在我拒絕你兩次之後,第三次我會點頭。」

 「悉聽尊便。」


  Minho抽走Newt含在嘴中的煙,重重吻了上去。

  We ain't ever getting older.

.

.

後記

.希望Lofter不要吞肉查我水表

.粽子節愉快大家多吃點肉

.大概聽了三四十次closer吧

7 7

 Newt是挺後悔沒先吃完早餐才來進行採訪的,更惱人的是今天採訪的對象居然讓他等了一個鐘頭才說忙完了可以進行採訪。

 心裡抱怨歸抱怨,Newt還是端出了有禮的笑容推開辦公室的門邁步走向採訪對象對面的椅子上。

 一陣暈眩突然襲上,看來早餐是真的很重要不能不吃,這樣的念頭才在Newt腦海中一閃而過,還來不及反應,Newt已華華麗麗的摔倒在地。

 Newt可以看見採訪對象看笑話的眼神。急忙爬起身佯裝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樣子在椅子上坐下。

 清咳了聲,拿起慣用的筆記本準備開始提問,但Newt卻突然發現應該是別在筆記本上的原子筆卻不見了。

 目睹Newt一切蠢樣的男人笑了笑,遞出自己的筆。「你很特別。」他說。

 大概是吃了熊心豹膽吧,Newt還來不及思考話就脫口而出。「所以我該問你有五十道陰影嗎?」

1 12

 Minho知道Newt是那種就算知道彼此有一樣心意,但絕對不會主動開口的人,標準的悶騷英國紳士,雖然說Minho也並不打算把告白這件事情交給Newt做。

 不過Minho卻忘記了,撩人的迷你裙以及叛逆的龐克,也都源自於英國。

 作夢也沒想到Newt會在畢業舞會上眾目睽睽之下突然吻上來。

 大概是Newt突然意識到兩人要畢業,準備攜手迎向未來的感觸吧,Minho猜想。如果時間能重來,Minho發誓,他絕對不會如此僵硬,好好享受來自Newt主動的第一個吻。 

 

 畢業舞會當天,英文系歷史系生物系花同時都失戀了。

 只有Newt知道那是個He is Mine帶有宣示主權意味的吻。


3 22

 @love216 點梗,Newt發燒❤

 日落時分,Minho剛從迷宮出來便接到幽地裡有人發高燒的消息。

 「哪個瞎卡的空咚發燒了?」Minho語氣不善,要知道在幽地裡生病或者受傷都是件嚴重大事,這代表著要動用寥若晨星的藥物,同時間幽地裡也缺少了一份勞力。

 「嗯……是Newt。」Chuck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告訴Minho,他還記得上次自己生病時被Minho從病榻抓起狠狠教訓的可怕。

 「Newt?」Minho語氣變得和緩,Chuck還沒來得及說明狀況,飛毛腿小隊長早已拔腿狂奔。


 Newt被腳步重重踩在老舊木板上所發出的噪音吵醒的,要不是一打開眼睛便看到Minho,他大概會以為鬼火獸入侵。

 腦袋還有些昏沉,嗓子也還沒恢復狀態,Newt開口,聲音比他自己所想像的還沙啞十倍,「你不用太緊張,不是什麼大問題。」

 「喝點水吧。」Minho突然有些手足無措,罵也不是打也不是,偏偏迷宮飛毛腿隊長最不擅長的事就是照顧人。

 「我沒發燒了,不信你摸。」Newt溫馴點點頭,伸手撩開瀏海露出額頭自然閉起雙眼,他知道Minho擔心,他也知道Minho不懂如何表達。


 額上增加的重量不是手掌該有的重量,Newt打開眼睛,兩雙眼睛對視,Minho的臉在眼前放大,後者神情自若。

 一向低情商的飛毛腿隊長,難得讓冷靜的迷宮二當家羞紅了臉。


-----

 額頭靠額頭量額溫殺傷力真的很大❤少女心萌發❤希望有甜到點梗的小夥伴(笑)



有時間在把單張發上來。

3 4

希望有人理我...(笑)沒有人的話我就默默刪文.


點文梗或者是代製圖,選一個參加。

點梗一律寫MiNewt,點代製沒有限制。


規則很簡單,妳可以開始留言回我了. (・ω´・ ).

1 16

 研究顯示談戀愛使人智商降低。

 這點Newt深深感到認同,否則他不會浪費美好周末早晨和Minho在床上撕磨度過,事情也許是在一個單純不帶情慾的早安吻開始失控,顯然Newt不了解,自家男友裸著上半身裹著棉被獻吻對Minho Parker的殺傷力有多大。好笑的是,以冷靜自制為人生道理的Newt本人,也在Minho身下沉淪。


 說好的周末晨跑,罷了。

-

 Minho不抽菸,直到喜歡上老菸槍Newt。

 第一次事後,Minho沖澡後看到的畫面即是Newt靠在床頭櫃吞雲吐霧的樣子,白色煙霧繚繞於Newt周遭,染上一層不切實際虛幻色調,能證實他存在的證據,大概是鎖骨旁白皙肌膚上被吸吮所留下的紅點。

 開口向Newt要了一支菸,Newt只是把夾在指尖那支菸,遞到面前。

 如果時間重來,依舊想嘗試,最終結果也是上癮,不管是尼古丁還是Newt。

1 8

I am happy to be myself.


劉逸雲說她想做音樂,所以跟爸爸約定了,如果學科成績都拿A的話,就能往自己的夢想努力。

她喜歡中性的打扮,看起來酷酷的,其實她是個心思細膩的孩子。離開美國隻身到遙遠的韓國發展,她會因為想家而偷偷落淚。也常常因為別人對她的偏見而感到難過,可是她還是在她個人的第一張專輯中告訴大家要做自己,不要被別人的話影響自己了。

仔細留心劉逸雲,妳就會發現她無所不能。靠著唱歌進入經紀公司,RAP也有一定的水準,這幾年也嘗試起作詞作曲出了幾首單曲,前一陣子首次以演員的身分出道,雖然只是個配角,但徹底展現出她新的面貌,閒暇之餘和朋友一起拍影片剪影片像個Youtuber,也出了一季自己的自製綜藝跟大家分享妳的生活和人生觀。空白期太長,有時候看著她的個人綜藝節目,我會忘記她是女子組合的一員,誰能告訴我一個女子組合的成員閒到能夠自己做一大堆事情是正常的嗎?她太有才華了,還有好多好多東西還沒展現出來,可是經紀公司卻不給她機會。

我所知道的劉逸雲是個大好人,可是她卻破天荒的在個人社群網站中表達自己的委屈。若不是在韓國出道,選擇成為f(x)的一員,她現在大概是個美國自由音樂人吧?也許名氣不是特別響亮,但能夠好好的推廣自己的音樂,無拘無束,能夠創造出妳心目中理想的沒有拘束的舞台吧。

看過社群軟體上她那兩則更新後,不論最終她做出了什麼決定,雖然有些私心希望f(x)能夠四個人一起繼續下去,不過不管劉逸雲選擇了什麼,我都會盡全力的陪伴支持她,她是那麼好的人,值得我奉獻年華,她值得最好的。



7

  迷宮二當家沒有幽地鬥士所想的勇敢,大概只有飛毛腿隊長知道吧?

  喜歡靜靜的靠在飛毛腿隊長肩頭上,只要Minho伸手一攬,他就能於外界絕緣,逃避那些恐懼。

  天塌下來了,Minho會幫他扛的。


  Newt輕輕從Minho懷中掙脫,腳一抬不客氣跨坐於飛毛腿隊長腿上,Minho還來不及反應,雙唇早已被Newt占據。

  Minho閉上眼,享受自家情人難得的主動。可是不知道,他也是Newt的恐懼之一,太害怕失去。

©
允珀Yoo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