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oBer

MiNewt這杯酒誰喝都得醉。正文

-2018MiNewt情人節賀文

-和 -CHA. 的接力合作,爆字數都是因為她(喂),番外篇在她那裏!

-標題只是浮雲

「相信我Minho,這一定行得通的。」

「謝啦Thomas。」

路上商家紛紛將店面裝飾得絢麗奪目,努力在節日期間引來更多的客人,電視牆二十四小時播放的廣告,大大小小餐廳推出的限定優惠套餐,無一不提醒著Minho情人節的來臨。

而Minho當然做足了準備,在結束與Thomas的諮詢後踏著輕快的步伐,一切事物都變得美妙,就連公寓樓下鼠男的瞎卡臉好像也沒有平常這麼討人厭。

情人節當天Newt的手機在他踏出辦公室後第一步一如往常的震動了一下。

「今晚由我這個愛家好男人親自下廚,別錯過專為你提供的燭光晚餐!^_<」

「他這次又想幹嘛?」掩不住嘴角的笑意,Newt看了看路旁店家琳瑯滿目的商品,也許逛一下,就一下,不能拖太久,畢竟家裡有人等著他。

但事情的進展並沒有Minho和Thomas所想像的順利。

緊張和興奮參半,Minho連鍋鏟都沒辦法好好拿著,眼看著平常最拿手也是Newt最愛的一道菜就要在自己手中變成某種乾巴巴、木炭一樣的東西,Minho忍不住破口大罵。

「瞎卡的!為什麼偏偏是今天?這油是有生命力嗎為什麼要一直往我身上噴?難道油也有審美觀?」

從熱鍋中飛濺出來的油赤裸裸的燙在Minho的身體上。比起被燙到的不適,Minho更擔心Newt回家時的反應,牆面上指針不停奔馳著,思考著現在去外頭打包食物回來會不會太遲,還來不及判斷,大門傳來門鎖被開啟的聲響。

一臉錯愕地看著房門被打開,下意識的想找些話說,大腦拼拼湊湊也湊不出什麼結果來。畫面有些尷尬,手裡握著鍋鏟,不知該放下還是握著好。

「哇,你今天很熱情嘛,呃...這是什麼情況?」一進門所見景象,使Newt得用盡全力抓住手中的提袋才能不讓自己剛買回來的美酒變成地板清潔劑。

爐灶上全是一榻黑呼呼的不明物體,更令他無言的是二月的氣溫還有些涼意,Minho身上只綁件圍裙卻弄得滿身大汗,吹著冷風還不套上衣服把汗給擦乾,仗恃著自己身體好也不該這樣糟蹋。

不過老實說這畫面還挺賞心悅目(在不看Minho那呆臉的前提下),胸肌硬是把單薄的圍裙撐起,平常袖子束縛著的手臂肌肉難得解放出來,毫不客氣炫耀自己有多麼強壯。

「請你告訴我你的衣服是被弄濕或不知道怎麼的不見了,而不是你一開始就穿成這樣在做菜。」Newt放下手中的東西走進廚房,這就是專屬的情人節大餐?他可是大飽眼福了,Minho難得的傻樣讓他忍不住想笑,但還是裝作不滿的樣子。

「呃,聽著,我完全可以解釋這...噢等等等!我先關個火。」

Newt用手掌掩蓋自己微微上揚的嘴角,Minho卻誤以為Newt要抓狂了。

「Newt,我真的很抱歉,是Thomas說你一定會喜歡這樣,所以我才...差點把廚房燒掉是我的錯,拜託你別生氣,我們現在到外面吃飯好嗎?」Minho慚愧的邊說邊粗略收拾廚房的殘局,正準備到房間去把該死的圍裙換下來的時候,Newt一把抓住了他。

「誰說我生氣了?既然你把我的晚餐毀了,是該用點東西來補償我沒錯。」Newt將手探入圍裙,指頭在Minho被油噴到的肌膚上打轉,「下次別再聽Tommy給的怪主意了,雖然我的確很喜歡。」

Thomas給的意見其實還挺不錯,當然得扣掉廚房那場災難,最起碼Newt看起來是愉悅的,看著Newt臉上的笑容,今晚是絕對沒有辦法吃到晚餐了。

不過瞎卡的誰在乎晚餐呢?

圍裙束得Minho有些難受,主要是上頭沾著油漬,說什麼他也不敢穿著沾滿油污的圍裙接近Newt,伸長手臂嘗試著把綁帶解開,卻又好像把結拉得更緊。

「別脫了,這圍裙挺合身的,你繼續穿著吧。」目睹一切的Newt嘴角失守笑出聲來,主動環抱住Minho腰際,好像Minho一伸手就能把小身板給圈進自己世界裡關著。Minho分不清空氣中是菸草還是紅茶的香氣佔據的比例多,總覺得整個世界都被Newt的氣息占據填滿。

指繭摩擦亞裔男人裸露在外的古銅色肌腹,Minho還來不及反應,股瓣落入魔掌任人搓揉。眼前的人兒笑得燦爛,彷彿手上正玩弄著什麼有趣的玩具。
明明沒有打開暖爐,空氣卻逐漸升溫,最後在觸感極佳的屁股肉上重重捏了一把,Newt才放過Minho。扯開領結,頰面泛紅的樣子煞是誘人,Minho突然想起還沒清理完的髒亂,算了,明天再說。

「情人節快樂。」他奪回主控權,低頭吻住男友,話語尾音消失在雙唇之間。

评论(6)
热度(41)
©Yoo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