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oBer

_In the end.

 但願我能伴你走過最後一段時光。

 情況時好時壞,你側躺在我身邊,我用雜草編了個環,趁你清醒時,問你願不願意嫁我,你先是訝異,然後露出了許久未見的笑容,我都快忘記上次看到笑出來是什麼時候了。
    不小心將草環編的太小,費了點工夫才套住你,本來是想叫你也給我編個草環的,不過你睡著了。
    沒關係,最起碼我現在套牢你了,沒有戒指我仍完全屬於你一人。
 當你嘶吼時,我嘗試用吻你來封住你的嘴,用力咬我吧,我不怕痛也不怕閃炎症,
    我只怕失去你,可以的話,我想被你感染。
 你要我把藏在腰包裡的刀扔掉,如同我直視你雙眼便能讀懂你的心思,我對你說這刀是要防身用的,你回答這刀不適合拿來同歸於盡。

 某天我就叫不醒你了,前晚我還聽見你對我說晚安,卻等不到你說聲早。
 我徒手挖出一個大坑,在裡面鋪上一層樹葉,努力讓坑裡看起來整齊乾淨點。​像你整理我們的小屋一樣(我現在還是搞不懂你的潔癖​),早知道我應該在你身後多學點。
    幫你調整成舒適躺姿,裝睡的把戲玩夠的話,數到三就快點醒來,不然會來不及,玩笑不能開過頭。
 在土堆上擺了幾朵花,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我怕我走遠後回來找不到你。
    小溪離太遠,去了也無法確保那兒還剩下多少水,我只能用眼淚澆灌花朵。

 但願,但願,一切只是但願。

 我只能用小刀在石頭上刻下你的名字,最起碼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

评论(7)
热度(14)
©Yoo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