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oBer

_illusory

僅存的力氣被抽離,通過平運的下一秒什麼都沒來得及看見,陷入昏迷。
_
每個人都忙於安頓,整理家當規劃出公共區域及規則,以至於都疏忽了靠邊的木屋裡還有個昏睡中的病人。
_
當他意識到餓的時候,他已經發不出聲。
飢餓使他暈眩,世界旋轉崩潰,像是喝了過多伽利特調隔日的宿醉。
不對,更像是踏入派對後,飄飄然的迷幻,他印象中那時他們好像接吻了,仗勢著清醒後能將一切推托給奇怪的酒精,也許他們還滾了床單,在破舊不堪的沙發上。分不太清什麼是真的什麼是他腦內的妄想,反正已經無從查證了,就假裝美好的事物不是夢,真實存在。
_
笑著的人很多,悲痛的都藏起來了。
_
要不是Thomas突然想起,也許木屋裡就會多一具屍體,熬過了WCKD殘酷的試驗,卻活生生餓死。
手忙腳亂的做了緊急安置,Thomas心想,他再也禁不起失去任何一個朋友了。
_
明明在幽地裡是領著眾人的,成為避風港裡唯一無所事事的人,卻沒有人敢有半句異言,任誰看了都知道這個人只要能不出事就好,更別想要他像常人一般。
_
進食,放空,進食,放空,進食,洗澡,睡覺。日復一日,一成不變。
_
大半時間他都待在石塊前,什麼事也不做,分不清看著石塊還是海,眼神迷離,抓不中焦點。
_
後來他找了把槌子,一筆一筆慎把唯一一個還沒被刻上的名字給刻了,無比慎重,這大概是Tommy刻意交代要留給他的。
_
有時候他會以為他們還在迷宮裡,日子其實過的幸福。
_
失焦的視線找到落點,依舊不變的,進食,放空,進食,放空,進食,洗澡,睡覺。
_
身體被生理時鐘喚醒,這裡沒有迷宮需要探險,折衷之下只好跑去防風林裡。
起步奔跑,假想異常的真實,左前方有人領跑,適當調整速度,光是單音節就能知道下個路口該左轉還是右轉。
晨跑以Tommy的呼喚聲結束,一早醒來人不見了,Thomas還以為他想不開打算了解生命,連忙召集其他人分頭尋找。
_
總覺得腦子裡有個結解不開,越是糾結著想打開,結變得更緊,令人頭疼。
好像卡死在瓶頸,要不是逃脫出去,就是跟著瓶子一同被摔壞。
_
閒來無事替Thomas整理了書桌,桌上有個相框,裡頭的照片像是從WCKD試驗報告抽出來的,上頭還蓋有一行數字墨水印。
裡頭有他們三個,全都背對著鏡頭,印象中是正在討論該如何逃脫。不寒而顫,但又想起這可能是他們仨唯一的合照。
相框沒有固定死,相片後面還夾著一張紙。
_
Minho給Tommy留了一封信,卻什麼都沒留給他,他突然意識到,他是真的失去Minho了,什麼都沒能留下。

抵達避風港的第250天,他終於痛哭出聲。
_
人生太短,給不起承諾,他們之間終究什麼都不是。

【完】

OOC我的錯,不知道有沒有人看懂故事想表達什麼。
平行世界,得了閃炎症的是Minho存活的是Newt。
很久沒有寫MN了,一樣愛他們,沒有出坑。

评论(12)
热度(7)
©Yoo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