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ewt糧太少只好自己產。
有點小潔癖,TMR吃MiNewt only (╯°▽°)╯

///看文不用錢,回復值千金。
14

★接原著小說第三集結尾。



距離逃出迷宮、逃離WICKED,現在想起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當年所倖存的人們,在WICKED為他們準備的新天地,建立起新的世界。

幾個少男少女在朝夕相處之下發展出情誼,有幾對進度較快的,他們所生下的孩子也五六歲了。

他們所新建立出的世界,眾人一致稱這兒為“幽地”,為了紀念當初所死的夥伴,也提醒著所有人過去那段共甘苦的日子。

當初建立起這兒,眾人原先想推派Thomas作為領袖,然而卻在Thomas本人強力推薦Minho之下,決定由Minho當上領袖。

早晨的太陽才剛微微探出頭,露出些許晨曦,Minho早已換上裝備準備出發。

沿著小路跑向邊界再跑回來,這兒沒有鬼火獸也沒有狂客得防備,可奔跑已經成為一種習慣,對他來說更應該是在紀念。紀念,或者是想念。又或者是種儀式。

提醒著自己,那個曾讓自己深愛的男孩曾經存在著。

不是夢。

繞過第一個彎道,腦海中的幻燈片本能自動浮現出,他們倆第一次的相遇。

記憶中,自從走出籠子,那個少年就是一臉冷靜,不哭不吵不鬧。那是Minho第一次帶到那麼好帶的菜鳥。

然後換上新的畫面。

是那個少年展現出他的跑步能力,光是看見他起跑的瞬間,Minho就決定要把他拉進自己的飛毛腿小隊了。

跑呀跑呀。

一起在迷宮裡。

一幕幕畫面輪流出現在腦海。

不管是那個少年跳下迷宮想自殺卻被Alby拖回來的樣子。

還是那個少年看著Alby死去而崩潰的模樣。

都還清晰的保留著。

最後畫面停在Minho最後一次見到那個少年。

一次次的反覆浮現。

狂客豪宅。

那個男孩瘋狂中帶著一絲理智的眼神,甚至威脅著要殺了自己的話語。

Minho都還記著。

一清二楚。

雖然每次想起都會感到疼痛,可真要忘記,卻也捨不得忘記。

不是沒問過個少年最後是怎麼死的,Thomas也據實說了。

曾經自虐的幻想Thomas究竟是如何面對那個少年的請求的。

不怪Thomas的舉動,如果當初那個少年找上自己,自己反而做不到吧,反而再度傷害了那個少年。

捨不得。

傷害。

失去。

逝去。

那個少年堅定自信的眼神。

偶爾很女王式的指示狀態。

充滿甜膩膩蜂蜜般的笑容。

硬逼自己接下一切的倔強。

還有好多好多好多不想不能不可以忘記的。

不可以忘記。

結束晨跑後,回到大屋前坐下。

眾人都醒的差不多了。

「Minho叔叔~」長相標緻的女娃跑了過來。

「嗨,小Teresa。早安。」Minho向小女童揮了揮手。

小Teresa,Thomas和布蘭妲的女兒。

當孩子出世之時,Thomas便抱著女娃來給Minho命名。

出見小女娃之時,腦海中突然想起了Teresa。

Teresa,那個曾與他們一起經歷WICKED的試煉的夥伴,卻在最後一刻不幸的死去。

然後接下來幾對幽地鬥士的孩子出世,都會來找Minho命名。

小Alby、小Galley……等,就是這樣來的。

幾乎每個過去的夥伴都被拿來命名紀念著。

沒有他們燃燒自己,沒有他們的犧牲奉獻,不會有今天,不會有現在安逸的日子。

可總有個例外,沒有小Newt,沒有。

好像這樣就能欺騙自己,Newt沒死。

連自己都覺得可笑的拙劣謊言。

還是相信著。

嗯,Newt。

一直在腦海裡卻又不敢說出口的名字。

也許在外頭開始發揮長材,統領起一大批狂客了吧。

這些年不是沒有女人和Minho示好過,可Minho都拒絕了。

他還在等,等那個偷了他的心的人。

等著那個他所深愛的那個少年。

如果那個少年也在這,想必也是個風靡整個幽地的男人吧。

不是少年了。

還在等著。

心中的空白處。

還留著。

等著。

只等待那個少年,回來填滿缺口。

嗯,還等著。

不知怎麼的想起那個少年挑起一邊眉毛扯起一邊嘴角的笑容。

嘴角跟著上仰。

好想你。

好想你。

好想好想你。


©
允珀Yoo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