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ewt糧太少只好自己產。
有點小潔癖,TMR吃MiNewt only (╯°▽°)╯

///看文不用錢,回復值千金。
4 12

 Hey, I was doing just fine before I met you.

  認識Newt大概是Minho之中的一個意外。在大學好好玩體育畢業之後接管家族企業,必要的話挑個門當戶對業務往來密切的企業千金企業聯婚。

 在Minho受美術系之託擔任人體模特兒之後的幾天,他和坐在畫架前的少年交往了。老古板企業董事長當然無法接受,如同肥皂劇般,塞給少年一筆現金要少年滾的越遠越好。

 那時的Minho還太年輕不夠茁壯能保護心愛的情人,他知道父親所做的一切,但他只是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父權家庭之下,他無法忤逆父親。


  I know it breaks your heart.

 Moved to the city in a broke down car.

 And four years, no calls. 

 很久很久之後,Minho才發覺,當初不是他不夠成熟才無法忤逆父親,只是他太懦弱。

 不過太遲了,Minho對少年近況,還停留在四年前大學畢業典禮那天,少年轉身離去的身影。

  Now you're looking pretty in a hotel bar. 

 「代表我們企業出席,順便去認識些朋友吧,你也差不多該成家立業了。」某企業投資的美術館落成晚會,Minho聽得出父親所暗示的,這間企業發展不錯去和他們的千金好好認識一下。

 一瞬間Minho以為是自己眼花,金棕色碎髮髮型梳成油頭,身形比記憶中來得更修長,不是開玩笑,在人聲鼎沸的宴會現場Minho聽見少年的英國腔在耳邊繚繞。

  No, I can't stop.

 瞎卡的企業千金,瞎卡的應酬活動。

  No, I can't stop. 

 Minho想都沒想,往吧台走去,拉起Newt的手。

 第一瞬間眼裡帶著錯愕,下一秒任由Minho拉著走。

  So baby pull me closer in the backseat of your Rover

 一直到Minho愛車Rover上,Newt才開口:「你想怎樣。」淡淡語氣,很難讓人分析其中是否包含不悅還是參雜什麼。

 「不想再失去你了。」Minho說,趁著停紅燈的空檔瞄了眼副駕,他說:「過去的事,我很抱歉。」


  Minho並沒有特別禁慾,這四年來發生性行為的次數卻是曲指可數,Minho以為是自己自制力更好了,事實卻相反,否則他不會一到自己在外租的套房就扒下Newt的西裝襯衫,Newt連鞋都來不急脫便被抵在門板上索吻。


  Bite that tattoo on your shoulder. 

 不甘示弱地,Newt往自己最喜歡Minho身上的部位進行攻擊,舌尖勾勒鎖骨一路蔓延至肩頭,在黑色墨水繪製而成的圖樣留下齒印。

  We ain't ever getting older.

 好像永遠不會變老,時間還停留在年少輕狂的大學時期。

  We ain't ever getting older.

 光是親吻撫摸無法滿足分隔已久的兩人,Newt張開腿,Minho挺起腰,兩個人的距離,從零到負數。  

 You look as good as the day I met you.

 Minho的攻勢遠比當初來得強烈十倍,話語在喉間破碎化作甜膩呻吟,視線全部被Minho占據。 

  I forget just why I left you, I was insane.

  委屈四年的淚水忽然湧上,淚水無聲滑過臉頰與汗水混合,Minho還是捕捉到那一刻了。

 「我弄痛你了?」Minho放慢速度,他能清楚感受到Newt下體的收縮,讓Newt流淚的原因絕非瞎卡的疼,他突然發現他好像不夠懂Newt。他目光只能鎖定在Newt的唇瓣上,看Newt嘴唇在發出f音的時候微微張起,在發出下一個m音時抿成一條好看的線。

 血液衝刺至腦部,以至於Minho花了整整三秒才理解Newt所說的話。

 「FUCK ME,HARDER.」

 這完完全全滿足Minho的大男人主義,原來Newt是被他操哭的。


  Stay and play that Blink-182 song. 

 「FUCK ME,HARDER.」再不快點的話,我會後悔。Newt沒把話說完,連Newt也無法理解自己在酒吧為何就乖乖任由Minho擺佈。

 四年前也是,四年後也是如此。畢業典禮上特意在Minho看得見的地方轉身離去,他期待會有人來拉住他的手或者是最後的道別,他什麼也沒有等到。


  We ain't ever getting older. 

 事後再來試探Minho的看法好了,快感再度襲來前,Newt心想,暫時就沉淪吧。


 -

 撈起掉落在地上的西裝褲,從口袋裡掏出菸盒及打火機,對Newt而言抽菸從好奇嘗試已經成為安撫心情的必需品。

 Minho搶在Newt發問前開口:「住下來吧,回來我身邊。」

 心裡是感動的,理智卻說不能如此容易再次被Minho擺佈。往Minho臉上吐了個煙圈,Newt笑了:「你把我當什麼?玩物?」

 「我為過去道過歉了,我現在能給你承諾。」  

 心碎很痛沒錯,真正折磨人的是四年間不間斷著思念。


 「重新追我。你得按照老派的來,約我出門,在我拒絕你兩次之後,第三次我會點頭。」

 「悉聽尊便。」


  Minho抽走Newt含在嘴中的煙,重重吻了上去。

  We ain't ever getting older.

.

.

後記

.希望Lofter不要吞肉查我水表

.粽子節愉快大家多吃點肉

.大概聽了三四十次closer吧

©
允珀YooBer / Powered by LOFTER